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发大队知青

 
 
 

日志

 
 

突然想起来她  

2012-11-07 09:38: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随便翻书(《松树沟的青春记忆》),眼睛定格在插在书中的一张纸上,盯着上面写的一个名字上。是她吗?小崔,一位很久以前的同事,曾经互相给过力的朋友。分手之后,有三十五年了,从来没有来往与互通音信,但是,这一次看到这个名字,不免想起一些陈旧的往事。

文革结束之后不久,我从逊河中心校调到新鄂中心校任职,在那里结识了小崔。她在那所学校担任小学五年级班主任。至今,我还记得当时她的模样。二十多岁,身材苗条,个头挑高,眼睛大而生动,或许是脸庞偏瘦,使得颧骨略向前突出,也或许营养不良,使得她的眼神中总是带着一点忧伤的神情。在男同事看来,她是一位迷人的美女教师。

       因为工作关系,我俩有过不少直接的交往。比如,跟班听课,观摩课外活动,学习教学方式方法,探讨课程进度,尤其是琢磨培养尖子生的“诀窍”。她带的班级,记得约有二十多名学生,绝大多数是鄂伦春族儿童。鄂伦春族长期以游猎为生,居无定所,近十几年才定居下来。鄂族儿童从家族那里承受的的书本知识是无法与汉族儿童相提并论的。但是,该班鄂族同学的考试成绩,稍慰人意。其中有几位鄂族女生成绩优异,排名超越本班的汉族同学。这与小崔老师的精心培育是分不开的。记得课余时间,我嘛,工余时拼命地玩篮球、足球。小崔似乎总来不参加体育运动。其他女教师打羽毛球时,她也不参与。她把时间花在批改学生作业上面,或者是课余“开小灶”,特别辅导几位愿意学习的同学。有些同事对此不以为然,甚或有一些冷淡。我很欣赏小崔的工作劲头,也很佩服她以瘦弱的身躯做出了不起的工作实绩,一直为她加油鼓劲。以后,我离开了那所学校,她带的这个班小学毕业时,有几位鄂族女生被选派到县城,参加全县小学毕业生报考县第一中学的升学考试,成绩名列前茅。(记得那时有人告诉我是“包揽前三甲”,我听后很兴奋,但是没有去核查。所以至今还不敢确认是否“包揽前三甲”。)想起来这些事,我认为小崔是一位值得鄂族群众尊重的好教师。

       我与小崔的私人间交往,几乎没有。只记得只有一次,星期天下午,小崔突然造访我的寓所,当时我正在看小说之类的书。她来了之后,我俩谈山海经,七拉八扯的,好像没有主题。我的话多一点,无非是谈谈正在看的几本书。当时文坛开禁,陆续新版不少老书,聊解青年读者之渴。小崔的话不多,吞吞吐吐,似乎心情不大爽。其实,我懂,她正在经历人生的一场选择。她父母为她在故乡(山东某地)谋职,好像还有安家的计划。是否真要调离此地,她还在犹豫之中。她到我这里来,是想探探校领导的口风,再做进一步的考虑。不过,她没有把话说开,我也装糊涂,也回避此事,东拉西扯地胡聊天。俩人聊了很长时间,天色渐暗,才各自奔赴食堂吃饭去了。
      说老实话,面对如花似玉的女同事,我无法不动心。只是理智告诉自己,不应有非分之念。今天分析,当时,我确实有过一点怜爱之心,但没有表白,也不能表白。因为明知道她正在选择今后的去向。令我佩服的是,小崔在考虑与纠结个人前途的时间段里,其主要精力还是一如既往地投入工作之中,保持很高的工作水准。
       现在,我又看到了她的名字,只是惦记她离开鄂乡之后,过得可好吗?如有机会,我们“插族”或许还可以聊聊天。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