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发大队知青

 
 
 

日志

 
 

梁兄:请接收我迟到的感谢!——我的插兄(一)  

2012-02-10 09:23:44|  分类: 插队生活追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打开尘封多年的往事记忆,一位插兄跃然显现。一下子想起他的许多事,而对于我来讲,几件事都是受益者。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目前,我却只能说一声:梁兄,谢谢您!

       当年同一批到黑龙江农村插队的兄弟姐妹,都是十六七周岁的少年,身体正在发育期,一下子从大城市到农村干农活,真不是好对付的。不过个人的身材长短胖瘦不同、体质也不同,所以有的稍微好一点,有的则更困难一些。梁兄是属于前者我属于后者。

       因为我在幼时动过大手术,身上留有七个开刀疤痕,个矮体弱,很不胜任农活,特别是重体力活。在野外劳动的日子里,几乎每一次出工回来,都觉得很累很累。不过在此期间,我得到许多老社员与插兄的帮助与爱护。梁兄也是乐意帮助我的一位。记得有一次要步行到稻田去干活,路径一个水泡子,有几处必经的不足1米深的水坑。女社员纷纷绕道试行,男社员一般不愿绕远索性大步跨越,幸运的可以不湿膝盖,不幸运的,水淹半腰(当时应是5月初,气温在十几摄氏度)。我正在犹豫之中,跟女生走吧,觉得丢脸;直走吧,正担心淹了脖子。这时,梁兄一把抓住我,硬是背着我,越过一个个卡头甸子。至今回忆起来,似乎还感受得到梁兄脊梁的体温。又记得,下乡半年左右,生产大队新到一台拖拉机,大队领导安排大队团支部书记于同志主驾,他是从解放军坦克部队退伍的老兵,当然是不二人选;又安排梁兄为副驾,成为知青中第一批机械手。开拖拉机,是个苦累的活,不知为什么,经常要在夜晚作业。(现在想起来,可能是开荒的活儿;在夜里操作,恐怕是避免上级干预吧。因为毁林开荒,在那几年已经到了过度的程度。)梁兄得以在白天躺在“知青公寓”休息。一有时间空隙,他,这位大个子,经常为插兄们整理舍务,挑水劈柴烧炕晾晒被褥,无不操作。我的铺位在梁兄对面,受其惠更多。

       还记得,第一天到生产队,已经是小半夜了。人很累,在哪里睡的,都忘了。第二吃过中饭,我与梁兄、同生兄等人,就拼命向屯子北山林子里跑去。跑到半坡,还没进林子就跑不动了。到处是一尺高的雪,我们穿的鞋子里,早已灌饱了雪。以后,我们多次到那片林子里,砍树、拉柴火。一早去,怀揣着两块干粮,干活到晌午,从怀里拿出干粮,就着“干净”的雪水,下肚了,就是午餐。然后码好砍下的树与柴火,就可收工了。大约是十来里山地,下坡走得很快,冬日里懒洋洋的阳光还没消失,我们便可走回“知青公寓”了。

       还记得,有一次回上海探亲,我似乎是突然访问梁兄,他在家,很热情地请我一起用晚餐。一间面积不大但很温馨的房间里,一碗红烧肉,被我俩吃光了。回家后,我在日记里记下了当天的感受。

       真的,我对梁兄的记忆,由于相处的时间不是太长(大约一年半的时间),似乎也没有惊天动地的事情,但是,我还是要坚持写出来,告诉大家,就是要表达我的迟到的感谢!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