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发大队知青

 
 
 

日志

 
 

您在哪里?刘兄  

2012-02-12 10:06:05|  分类: 插队生活追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您在哪里?刘兄

——我的插兄(三)

想起刘兄,不免有一点儿心酸。曾经是相处时间最长的插兄,但也是失散最久的插兄。

我们打浦中学以及卢湾中学的69届初中毕业生一批24人是在70年3月24日到达生产队的,在欢迎人群中,就有刘兄。他是与松江县知青一批早数个月就插队的,脸上胡子拉杂的,我们误以为是“老社员”了。其实他只年长69届初中生三四岁。但因家庭情况,他的阅历广,文化程度也比我们高,所以在插兄之中,他算老大哥了。

这位大哥,不善言谈,说话快了,有些许结巴,遭到很多插兄善意的打趣。他为人实在,不怕吃亏,干活总抢在前头,会照顾人,我和他一起抬麻袋,他总偏重一点,让着我。我自尊性强,不得不找别人搭伙。在第一批武装基干民兵队列中有他,看到他扛着枪去蹲点站岗,我们无不流露羡慕的眼光。后来我也临时补充到夜晚站岗的行列,谁知不是一个好差使。半夜里,好困,没有睡觉的地方。被带队干部领着满屯子的溜达,好像随时要应付突发事件似的。说来也怪,那个年份,真的有情况。不是这个山谷就是那个山谷,会泠不丁地冒出一颗信号弹。等到武装干警与民兵赶过去了,什么也没有。刘兄等武装基干民兵大概因此跑了不少冤枉路。我则因为第一次临时打替班执勤,交差后数日,被人指出我那晚丢失了一颗子弹。虽然这个事情我觉得蹊跷,但也无奈,后来事情不了了之,只是被取消了当年“模范民兵”的评选资格。因为这件事,刘兄找过我谈心,既是了解情况,也是一种教诲。我没有忘记。

第二年夏天,我与刘兄一起离开了生产队,被选送到黑河师范学校“深造”。在以后一年半的学习生涯中,刘兄继续充当大哥的角色,在学习上鼓励我,在生活上帮助我,在处事方面指点我。他年龄大,有一份比我多一点的心事,又是班干,与班上所有的同学都很热乎。因此也会与一两位同性达人产生竞争,有时显得很失意,到我这里聊聊,但我很无助,在那个盲区一点儿也没用。在那个学校毕业后,我们一起回到逊克县,分在两个地方教书。刘兄是县文教科看重的对象,有意培养和锻炼他,把他安排到反修中心校工作。在那里,他一开始得心应手,干得很好也很红。我为他而骄傲。73年暑假,他从反修公社路过我所在的车陆中心校,我们一起打乒乓、聊天、喝酒,很高兴。之后,我被调到逊河中心校,他见面的条件就差了。好像至今再也没见过面,有四十个年头了。

在76年春,我到反修中心校工作将近一年,那时,刘兄已经离开那里一年有余了,是他个人申请调到山东栖霞去的,随行的有他心仪的太太。之后,我收到过刘兄的信,并委托我办一件遗留的事情,可是我却没有办好,很是遗憾。

现在,回忆插队期间的那些往事,我想到了刘兄,并问一声:您在哪里?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