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发大队知青

 
 
 

日志

 
 

我回忆插队生涯的第一篇文字  

2012-02-09 19:21:16|  分类: 插队生活追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篇旧文,是我回忆插队生涯的第一篇文字,照录如下:     

       前天,10月24日,星期天,我与单位里的同志,一同参观世博园。晚上七点许,正在返程路上。沈兄龙生来电话了。 这件事本身就很令我兴奋,要知道三十多年了,还是第一次接到沈兄打来的电话。说起来,上个月,有朱瑞琴同志在网上给留了短信,说了沈兄的电话号码。由于我疏于联络故交旧友,与同队插队的知青兄妹们,很久没有直接联系了。所以,对朱瑞琴同志感到陌生。但看到短信后马上与沈兄取得联系。 现在,沈兄来电话了,一定有好事。果不其然。沈兄告诉我,在他身边还有王树东与邵剑南两位领导。

 当时,我在大巴车上,手机的声音不很清楚,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脑子似乎短路了。不过,很快想起来了,大队长王树东啊!!!我插队所在大队队长。我马上说:那年3曰24日夜里,到屯子,大概已经十点多了。气候冷,看到一位“老人”打扮得像个圣诞老人,大帽子,花白胡子;于是,我就礼貌地喊了一声“老大爷!”不料正好成为一个笑话。这位“老大爷”不过廿岁出头一点。只是白花花的霜,在夜里,近视眼的我误作老大爷了。我在电话里,马上抖了这个笑料,果然,电话那头传了爽朗的善意的笑声。我们有了共鸣。

回想当年,我们上海知青一行24人,是上海市卢湾中学与打浦中学的69届初中毕业生,乍到北国异地,遭遇冰天冻地,还是抱着乐观的态度。 数天前,还在上海,身居楼房,用着自来水、电灯、管道煤气、抽水马桶等现代设施;很快在五天四夜之后被火车、汽车拉到了坐落在小兴安岭雪原山谷的一个小屯子,看到一色草房,室内点着冒烟的油灯,气味刺鼻,茅房里上盖露天,四壁漏风,脚下滑溜,一式蹲坑,满目从未想象的景象。 我们傻了!

 到生产队的第一个晚上,怎么睡的,已经不记得了。好像是第二天又重新调整借住到房东家。我与一位姓秦的同学一起分到村东头一家老乡家里(恕我已经记不得老乡的姓名了),开始插青生活。 少年不知忧愁,吃过早饭,不用出工,放假休息。我一个、梁立新一个、吴同生一个,似乎还有其他插兄,我们向北山奔去,在雪坡上,打滚,打雪战。

       再往后,想起来的就是头一次出工,似乎是挖雪沟,是让融化的雪淌得快一点,早一点流到大河里,以便田地早一点干燥,便于下地播种。劳动负担很重,不仅身体疲惫,还在于装备太差,跟不上实际需求。每天几乎都是穿着尚未干燥的鞋子、无法换洗的内衣内裤,出工了。身体的不舒适,自己知道。劳动强度又是城市来的少年所不堪承受。凭着毅力与尊严,每次都是尽力而为,勉为其难。当时,自我感觉还不错,认为是上得好“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这一课。

        现在回忆起来,有点惭愧。因为,我个子小,力气不会大,只是有点逞能,总想有一个好的表现,处处想要出头,抢先,不惜气力,每天干活,累的要死,收工后,回家路上,走路也走不动了,往往是拖着身体在一步步地移动。或许是长辈们看在眼里,所以,几次安排我做新的工作,比如,有过搞农用菌、育松树苗等工作。当时,我还觉得委屈,为什么我没有分配到强劳力那个组去呢?

       尽管如此,我还是强烈要求与大队人马一起干活,夏天铲地,秋天割豆,粮食晾晒,脱粒装包,麻袋入库,冬天砍柴,拉锯放树,做过的农活,好像也比较全。 但在当年元旦之前,副大队长赵维富兄长把我叫去,说是根据组织安排,分配我到公社供销社去上班。在此之前,有一位汪姓插兄调到县林业部门上班去了;还有几位插兄临时抽调到修路大队去了。我似乎是第三批(一个人)被调出大队。对此调动,我个人并不乐意,似乎是被组织安排的名义镇住了。于是到了供销社去上班了。

到了供销社,那个供销社领导看到我之后,好像很不满意。耷拉个脸,赵副大队长忙不迭地向这位供销社领导打招呼,为我头上一连戴上几顶高帽子,想要打动对方。供销社领导还是不乐意,赵队长找个由子离开了现场。我自己汕不答地站在原地,想等赵队长回来。大概等了个把小时,还不见赵队长返回,那位领导发了善心,叫我留下了。与一位上海老乡(似乎是松树沟公社另一个大队的插青)住在供销社值班室里。

 供销社的条件,比东发屯好多了。有(每天亮4~5个小时)电灯,炕也比较暖和。干的工作都是我超级胜任的。电石分小包,我可以闭着眼睛,迅速分包完毕。打算盘,更是我强项。小学里,我是打算盘高手,全班同学服气。不过几天,供销社的同事似乎很满意,都对领导说我的好话。领导见到我,颜色好看多了,还能主动问我长短。

供销社没有食堂,我们在公社食堂搭伙。那里每天可以碰上许多上海知青。记得公社所在地有一位知青,当时知名度很高的。在食堂一起吃饭时,他好像总要俯视我们。据说,他在上海就是领袖人物。有时,他说话不留意,会有一些话靶,被我们抓住,稍微杀杀他的威风。还有一位高中毕业生来插队的兄长,学问当然比我等小学毕业生强得多。不过,打语录仗,在当时是时尚。所以,我们有时也会强记主席语录,来驳他。当自以为得胜时,颇得意,连着几天,心里在乐。


 

 


 


  评论这张
 
阅读(10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