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发大队知青

 
 
 

日志

 
 

插队之前那些事(一)  

2012-03-02 10:50:08|  分类: 插队生活追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难忘的红小兵串联

1966年下半年,是一个令人癫狂的时间段,也是令人难忘的岁月。

当时,我在小学6年纪,进入六月份,学校的上课就不正常了。上课的老师时有迟到或临时顶替,课程表不太起作用了。师生对视的眼光异常了,甚至可以感受到某些老师之间敌对的眼神。课间操也免了,放学也早了。本来我们毕业班一直在紧张准备升学考试,现在全不顾了。到了6月中旬,干脆没课上了。很多老师不再到校。到了6月底,没有毕业考试,没有升学考试,没有毕业典礼,甚至没有通知离校,处于不明不白状况。

暑假之后,学校还是关门。我们时而还是到学校操场玩耍,只看到有一位老校工看门,从未看到其他教职员工。突然,有一天有一位体育老师到校了。现在回想起来,这是一位女老师,当时年龄大约在二十八九岁,五大三粗,皮肤较黑,眼镜大,笑起来很好看,原是运动员,转行当老师。上体育课时,很搞笑,普通话很不标准,一口浦东当地话,说话很少,一说就脸红。同学都笑她,但也喜欢她甜蜜的笑容。这位体育老师把我们毕业班的一部分同学拢起来,成立本小学的红小兵。每人领了一块红小兵袖章。带着衣袖上,跳跃着跑回家,很觉得神气。

没几天,这位老师也不见了,我们这帮红小兵群龙无首,也没事干,便处于散漫状态。到了十二月,听到哥哥姐姐讲明年不搞大串联了,我们几个男生凑到一起,商量有所行动,共议步行串联到杭州去。定好日子之后,到了规定时间,只有四位同学到了;另有几位爽约了。倒是有一位女生的家长来了,央求似的请我们带上他女儿一起去。

说起来,这件事带有时代烙印,值得一提。这位女生是我所在班的班长。姓彭,学习成绩超好,长得也好看,在班上是一位高傲的女生。可是,“文革”来了,家长不是“红五类”,成立红小兵的时候,没让她参加。据她家长讲整天在家哭,闷声不响。此次不知谁传话给她,说是本校红小兵组织步行串联,她也想参加。于是她家长特意来央求我们,说是什么都准备好了,一旦我们同意,人马上到。可惜,我们共议不同意,很轻易地断送了一个红色恋情的文学原型。

现在,在我记忆之中,我们一行四人在当年12月26日、毛主席诞辰的那一天出发了。在集合点——小学里耽误一点时间。从鲁班路弯到斜土路,顺着斜土路一直走,经七宝,再沿铁路向西行。一路上,有不少步行串联小分队,多数是打着红卫兵旗帜的,也有不少散兵游勇。像我们这个年龄的,实在不多。第一天住宿地,我已忘了。只记得,第二天是住在松江县一所中学大礼堂的主席台上。当天飘着小雪,睡在地板上,有点冷。但是,走了两天了,倒下就睡着了。

一路上,我带着自家的毛线毛毯,还有一个书包,一本红宝书,一张全国地图。沿路都是新鲜事物,池塘、农舍、农田、水牛、铺草的床、农民着装、各地方言与小吃,都会使我们四位一天也没离开上海的孩子感到新鲜与惊奇。整天走路,很累,确实很累,走得很慢,原计划从松江到嘉兴是一天之内到达,结果走到嘉善,已经是下午三四点了,就住下了。接待站安排我们住在一个客栈里,是一所木头架构的老式房子。夜里灯光很暗,房梁高旷,生平未见过此类老房子,不免有点害怕。躺下睡着了,也无感觉了。在嘉兴与余杭也过了夜,住所不记得了。12月31日中午,我们走到了杭州城。到了接待站,安排我们住到杭州大学四分部,在六和塔附近。不知深浅的我们四个小男孩,还是决心步行到底,不坐公交,一直走到六和塔,到达那里已经是夜里九、十点钟了。第二天是元旦,我们进城玩了,化二毛钱买了一砂锅酒酿,吃光后有点醉意,(我的酒量从此得到锻炼。)看了西湖,经过断桥,登上六和塔。好像也浮光掠影地看了一些大字报,务了一点“正业”。

在杭州住了三晚,我们要回去了。我们的步行串联是半自费的。吃饭的钱用自己的,住所免费。我出门时,家长给我20元,到杭州的时候,已经用的差不多了。只好在杭州大学接待站借钱,我记得借给我11元,2斤浙江粮票。救急了。钱袋不鼓,所以花费十分节省。记得我们四人一起去洗澡,到了那儿我逃走了,怕花钱。现在想想好笑,也可怜。所以,元旦那天晚上,我们到了杭州大学接待站食堂,送我们每人一张节日招待券,可以领一份晚餐。两个鸡蛋、一大块红烧肉和一些蔬菜。在那个年代就是一份丰盛的晚餐。使我至今不忘。

离开杭州大学接待站后,我们的队伍分化了。有俩位别的班的同学诡秘地打个招呼就与我们分手了。我和同班的一位同学一起返回,不过第二天,他也分手了,连同一个红卫兵串联队扒火车回沪了。我一个人固执地沿着铁路继续步行回家。一路上仍然有很多步行串联队,一个来自于浙江镇海中学的串联队带着我一起走,在生活上照顾我,一路走到上海。在七宝地区,有辆货车停在我们一行人面前,招呼我们上车,拉到斜土路南丹路附近,放下了我们。镇海红卫兵说托我的福,听司机讲看到队伍中有一个小孩实在走不动了,就带上了我们。不过,事后,我还是有一点小遗憾,一次完整的步行串联,留下一点点水分。真是七百里之行,只欠三十里。

下货车后,我坐上89路公交车,用完了口袋里的最后几分钱。回到家后,在床上躺了几天,才缓过劲来。记得那天不想再睡下去了,中午时分开始下床走到窗前,听到轰隆的飞机马达声,接着又看到散下传单,这就是一月革命风暴的前奏,空军部队以实际行动支援地方造反派夺权。这天应该是1967年1月10日。

往后的日子越来越平淡,记不得几件事。无非是看书、下棋、看人打架、听大人瞎聊,没有一件值得记忆、影响深刻的事。直到1969年4月1日,又开始陆续出现一些可记忆的事情了。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