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发大队知青

 
 
 

日志

 
 

唤不来逝者,但可告来者——爸爸的“小学毕业纪念刊”读后感  

2013-03-08 07:36:20|  分类: 休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书橱里拿出珍藏的一册小书。包书纸已经发脆,内页也因纸脆而切忌用手翻看,只能用镊子轻轻地翻动页面。

这本书什么时候藏入书橱的,已经不记得了,那张包书纸是一张日历纸,上面的日子是1997年7月19日。可能就是那个时候,放进书橱的。至今近16年了。我以前曾翻看过这本书,但是浮光掠影,看完后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今天再看这本书的心情大不一样,一则是欣喜,二则是遗憾。

这本书是我爸爸的小学毕业纪念刊,封面上印着:“其美德化小学特二届忠级毕业纪念刊”。

扉页上赫然一幅“陈其美先生肖像”,第一页是“忠级毕业生合影”,然后依次是教师名单、学生名单、毕业典礼致辞、答辞、典礼散记、作文、通信录、升学就业意向等。书不厚,不过二十几页,但勾起我极大兴趣,只因这本薄薄的书承载着爸爸的浓浓的历史痕迹。

书中有明确的时间标记:1939年7月1日举办毕业典礼,该级毕业生有58名,其中53名在小学毕业之后,升了中学,只有包括我爸爸在内的5名同学直接就业(当学徒)了。同学中年龄最大的是18岁,最小的才11岁。生源绝大多数是江浙籍子弟,各人填写的通信地址几乎全部在当时的租界内。所以这是一所办在“孤岛”内的小学。所谓的“特二届”,应当是抗战之后的第二届毕业生。看里面的作文,俨然抹上爱国主义的浓墨重彩。内有爸爸的一篇题为“初夏”的作文,愤慨租界亭子间奢靡生活现象,讴歌前线将士的英勇斗志。读着这篇文字,想着“孤岛”背景,似乎在我眼前浮现爸爸穿着学生装的形象。我的眼湿润了,如今我们能够继续做着“中国梦”,不也沉淀着父辈的期盼。

读着这本书,我产生不少问题,(比如该校的具体地址在哪里?主办者是谁?当时的上学负担是多少?“忠级”的涵义是什么?爸爸的同学健在吗?)想得到答案。但是爸爸去世近七年了,我已无法起其英灵于九泉,问个究竟了。我用我的办法,去猜测,去考证。猜测的,不作数,只能存疑。考证的,有收获的只有一例:“同学录”里有张锦发,上海市人,13岁,在“纪念刊”存其作文“毕业典礼散记”,升学去处是“省立上中”。经过网络搜索,我锁定在上海机电工业局专家名录上,“张锦发,1926年3月9日生,上海人,1948年毕业于大同大学电机系,退休前为上海电器科学研究所副总工,高级工程师,为国内低压电器设计与实验专家。”后者在姓名、籍贯、岁数方面是与“纪念刊”完全一致的。至于是否为一人,我只能继续搜寻佐证材料。我爸爸退休之前,是一家国营织布厂的技工。爸爸自进厂到退休,没有更换过工作岗位。我妈妈也是在同一家厂子里从进厂服务到退休。仅从这方面看,当得起“忠级”了。

爸爸的历史故事隐隐约约,我感兴趣但也无奈,只能遗憾面对“缺失美”(没有细节的故事流传不远)。我感慨,自从“初中毕业”报名边疆农村插队之后,一直与爸爸分居两地。爸爸晚年时期,也没有多少时间侍奉他,所以现在面对一个个“缺失美”,只有遗憾。我感慨之后,觉得如今我们有时间有条件的“知青”这一代,理应为后来者多留一点亲历亲为的历史故事,尽管目前后来者(因工作忙、事务繁、诱源多等原因)未必能始终尽心尽力倾听,但文字不烂,待到后来者愿看就可以拿起来仔细地看,何不乐为?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