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发大队知青

 
 
 

日志

 
 

这是哪一番触景生情——重新认识当年插友的焦虑  

2013-04-02 11:10:39|  分类: 插队生活追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里,看着央视台播放的《远方的家》,感悟到祖国西南诸省景色之美、人文之醇。一座座山寨,俨若秦楼汉房,顾盼迤逦山水旖旎风光,美不胜收。可那都是当年红军长征必经的路线,在我原先的印象中,老红军的回忆之中,似乎没有语及美丽的自然景物,倒是对长征途经环境如何恶劣,讲得很多很具体。这是为什么?显然,当时当事者焦虑的问题是生存,是突破,无心欣赏风光景物。类似这个感受,我也有过。曾记得当年插队山区的风光吗?在自己的脑海里折腾半天,竟然也想不出多少了。只好借助于电脑,看一看今天的逊克县官网,上面有多幅介绍当地自然景色的照片。看上去,好像也并不精致,与往常看到的多地风光彩照相比,似乎并不算上乘。当然,曾经在那里生存过多年,不能不带有一丝情感,愿意多瞄几眼。但若推荐给学生看或自家孩子看,恐怕是招不来多少留连的目光。

我终于在海海深处找到一点记忆。想起当年我曾在逊克县反修公社工作多半年,曾经在春季,独自游逛公社所在地稍远处的山坡,(当时的主要目的是采撷金针菜)。当我攀到坡端时,看到坡上一大片平缓地带,只有灌木林丛,没有在小兴安岭北麓多见的桦树、椴树、松树,但在灌木林丛上端不见绿叶,只有大片大片的鲜花,或许是金达莱、或许是金针花、或许是都柿花,或许还是别的什么花,总之是满目皆花,伸足触花。那是花的海洋,毋庸说千朵万朵,说成几百万朵,也不为过。当时,我被震撼了。但又遗忘多年了,现在之所以能想得起来,是借助于如今平缓的心境,看电视时的触类旁及。

如今我们的插友回忆录,语及自然风景的篇章,似乎也不多。因为当时我们的焦虑还不都是集中在吃、住、穿、行以及前途问题上?但待我退休之后,我想重新在看花的季节里,去寻找那片花海,可否依旧对故人开放。或许因为人为因素,那片平缓的坡端已“挪威”啦。

这时我也想起当年在那里工作过的一位位插友,比如原本出身于复兴大队知青点的陈文彪兄,担任反修公社六连连长的黄仁伟学长,在中心校教书的帅哥董老师、公社医院的俩位上海美女。他们对反修公社的景色,一定也会有自己的记忆和触景生情。

今天本因参加在上海图书馆举办的中国知青博物馆的上海巡展活动,其中亮点之一是听取阚治东先生的报告。我曾经与阚先生同在黑龙江省逊克县逊河公社工作,他曾任双河大队大队长,我在公社任文教干部,有过几面之缘。时隔三十多年来,很想重睹大队长的面容,领略时代弄潮男的风采。但因今晚要上校内公选课,无法调课,只好隔江相叹。不过,我又想在这特殊的日子里,说些什么,所以写上以上这段文字,嗷嗷对插友,“莺其鸣矣,求其友声。”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