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发大队知青

 
 
 

日志

 
 

“命运”:知青聚会永恒的话题——新年老知青聚会观感之一  

2014-01-26 04:52:25|  分类: 插队生活追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参加两次规模不一、形式不同的“黑土地”知青聚会,回想一下,从各人谈吐之中,有一个词语总会从各人的谈吐之中、不时地不经意地出现。这个词语就是“命运”(或者说法换个样,叫“运道”、叫“机缘”)。再回想一下,其实长期以来,主导我们知青思想脉络的习惯思维,就是认同历史命运。

这个历史命运是我们知青集体共同拥有的。

我们曾经乘坐同一列火车,离开故乡,年轻稚嫩,毫无社会阅历与处世经验可言,但又那样的胆大、豪气冲天、无所畏惧、不怕苦与累、即使经受再大再多的痛苦也不向故乡的双亲诉说、甚至视死如归。我听到一位插队在新鄂公社的知青说:当时到了地方,一看此地距离黑龙江(国境边界)有百十里,个个都向领队干部提出申请,要到沿江公社去插队,因为那是“反修第一线”。这个历史记忆有着典型意义:当年指引知青思想的“毛主席语录”有着绝对的权威,“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是当年知青实实在在的的思想情绪,是那一代人所拥有的历史命运。

我们也曾经在插队的地方,启动谋生的本能、学会处世的技巧、领略成长的烦恼、经受受挫的折磨。知青刚到农村的时候,在当地老乡眼里,不过是一群来自大城市的男女娃娃,不几年之间,知青不仅仅成为种田能手、还有的是电工、木匠、拖拉机手、乡医、教师、村干。我听聚会时坐在左手边的“插兄”讲:当年他曾参与一次“山林灭火”,担任“火头侦查”工作,从新鄂公社所在地一直顺火势跑到伊春地区;来回骑马,去时,走走停停不知几日;返回时,穿越山林费时四昼夜。这个历史回忆也具备典型意义:当年知青经过数年锻炼之后,已经成为当地各行各业的骨干资源,在抗击特大灾害或处理紧急事务方面,知青已能独当一面。假如把这一些看作是知青的成就的话,排除个人的主观因素,要谈客观条件的话,就是时势与环境的促成作用。当年帮助知青成长的不仅仅是“毛主席语录”,还有边疆人民群众的言传身教,尤其是在新鄂公社插队的知青,还得到鄂伦春族以及蒙古族、达呼尔族、鄂温克族群众的指授(诸如骑马、打猎、野外生存的技能以及豪放豁达的性格)。知青——这批城市娃娃,能够很早“断奶”,离开双亲与相对舒适的家庭环境、离开物质条件优越的家乡,到边远地区农村山林经受苦和累的锻炼,不能不是一种历史命运。这个命运,不是当年哪一个个人可以回避的,而是几乎人人必须被动或主动接受的。我们把这种命运叫做集体命运,是否恰当呢?

正因为我们知青承领了这一份集体的历史的命运,所以在“后知青岁月”里,继续在各地各行各业,挥发各自的“知青气息”,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到现在。我们不可能清除自身固有的知青品格、不希望轻易地放弃长期形成的“知青梦”、也没有理由不把这一份感受留给下一代。让我们说出来,写出来,告诸同命运的人与关心我们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