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发大队知青

 
 
 

日志

 
 

皎月:不掩群星灿烂———退休之后忆大学时代之三  

2015-04-03 08:05:53|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皎月:不掩群星灿烂———退休之后忆大学时代之三

一般的人,在一个年代,只会说这个年代的话;到一个年龄段,只会说这个年龄段的话。我就是这样的。

我的大学时代是在哈尔滨师范大学度过的,读的是历史专业。那时候,我气大才疏,抱怨自己没有考上更好的学校,对学校教学环境不十分满意,对专业师资也不十分满意。感到虽有几位好老师,但总体上不能满足我的学习需求,并为未遇著名大师而遗憾。这是真心话,或许也是当时同学们都认同的共识。因为至今我回想起来,尤记得同学们私下里都是这样讲的。这些过去的事,不必隐瞒。

但是,我在听讲过程与对比之中,逐渐对有一些专业课老师怀有敬畏之心,产生了求学的积极性与自觉性,取得了好的学习效果。令我特别敬畏的是担任《中国历史文选》课程的周齐先生。

先生对于我来说,是在特定的时间节点上出现的。上大学那一年,我已经26虚岁,为挽回失去的年代,求知欲望特别强。周先生在大一第一学期担任主课(《中国历史文选》是考试科目),以其独特的方式,一下子吸引了我。

先生的外表与众不同,留胡子,着装有个性,讲课时说话慢,声调不高,喜闲谈,打比方多,不时插一个冷笑话,但又逗不出现场回应的笑声,倒是先生做出一些尴尬的动作,引起满堂轻快的笑语。就这样,先生主导的课堂幽默短剧,冲淡了历史经典原著教学的艰涩性质。那一年,先生六十开外,身子骨看上去很硬朗,但我觉得先生老了。三节课后,我曾多次陪同先生回家,(先生家就在大学校园里)。一路上,先生的脚步并不轻松,一到家就坐在书桌前,饮茶,说话,好一会儿并不走动。

当时从别的老师那里得知,先生遭遇大不幸,至亲至爱夭折,大损元气。本来先生酷爱体育运动,擅长多个项目,身体挺好的。听人讲,年过六旬,还在校园里,双手脱把骑自行车,玩酷,装萌。可是遇上家难,伤着了。先生就是在这样极其痛苦的时候,担任我们的课务。

先生的讲课,还有一项专长。先生擅长书法,讲课时一写板书,就会震撼满场学生。课间,有些同学还会跑近黑板,仔细观摩;课后不忍搽抹,一直留到下一位老师上课之前。

总之,周先生是我人生中第一位、得以近距离接触并可从容讨教的高级知识分子;又是在我精力最旺盛与注意力最集中的求学年代、所遇对我胃口的专业课老师,因此我很快就信赖乃至敬畏先生。

在先生的影响下,我选择先秦史作为自己大学期间学习历史专业的主攻方向。在先生的指导下,我耐心地阅读先秦原著,并在阅读中寻找感兴趣的线索。当我写出数篇《左传》读书札记之后,得到先生的激赏,推荐其中一篇给历史系领导,结果那篇文章被编入当年哈师大大学生论文集里。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极大的鼓舞。

到大四年级,我在先生的指导下,完成了毕业论文的选题与写作过程,顺利地通过了毕业论文答辩。毕业前夕,我到先生府上辞别,先生要留我吃饭,我推脱了。先生当即找出两张他自己的黑白照片,并分别题词送我。毕业后,我到了工作单位,写信给先生汇报自己的工作。不久收到先生的回信,鼓励我努力工作,做出成绩。

先生自幼娴熟书法,早年便是黑龙江省内知名书法家。但在我追随先生的年代里,我、或很多同学当时对书法艺术的关切甚少,先生本人也并不显摆身怀绝技。所以,我从未向先生索要宝墨留存。三件留有先生宝墨的物品(照片题词与信札),便成了我的书厢珍藏。

如今我在想:在大学时代,我只是把先生当作专业老师,并没有拔高到人生导师看待。这是不是有所偏执?先生的人格魅力难道在当时没有能够影响到我吗?尤记得,先生多次对我讲:“路不好走,走路很难。”在当时,我就留意了这段话的涵义。明知道先生说的不仅仅指校园里的那段路,虽然每逢春雨冬雪、或初冬暮春融雪,路上是不好走。但是,总归不迷方向,不走弯路;而先生所说的路,另当别有所指。

先生的人生经历很丰富,也很曲折。要讲,可以讲很多故事,那些素材足以供应编制几十部电视连续剧。但是,先生无论在上课时,还是在小范围的指授中间,总不言语自己的人生经历;也绝少作时评;对学校行政、还是对历史系管理,也不说一声褒贬。

大道不言,要言不烦。“路不好走,走路很难”的话,一直在我耳间袅绕,不就是先生强大的影响力吗?

所以,在我自己退休之后再忆大学时代,我在想,人生能遇巨匠大师,固然是好;但那是可遇不可求的;求学期间不妨善于发现,勤于思考,良师就在身边。我的母校,哈师大历史系不算国内著名学府,但不乏良师。即使在我以后的人生经历中,多次近身接触一些国内著名学者、鼎级教授,却未必给我深刻的印象,更谈不上有重大的影响力。所以,现在的我要说:皎月清冷,并不掩群星灿烂。

当年的我,年轻气盛且目劣不识真珠,很多好老师因我自己的无知而被错过与漏过,尤其是对我本人不感兴趣科目的老师,更是敬而远之,因此失去了许多本应可以得到的直接教诲。如今追悔莫及。

在校期间,虽然与先生有过很多次的近身接触,因课务或接受毕业论文指导,到先生府上拜访次数也很多,但对先生的身世与经历,以及家人情况,绝少涉及。我不便主动问,先生也不主动讲。所以对先生的身世经历与家庭情况,知之甚少。在写本文之前,查阅母校网页,看有数篇讲述先生的文章,这才得知先生的详情。先生之为人学识,岂可丈量。端详先生遗像,自当仰之弥高。

 附:先生赠我的两张照片

皎月:不掩群星灿烂———退休之后忆大学时代之三 - 东发大队知青 - 东发大队知青

 

皎月:不掩群星灿烂———退休之后忆大学时代之三 - 东发大队知青 - 东发大队知青

 




照片背面
分别用铅笔写字:一九八二[]七月赠方良同学。七二年十月摄于毛泽东主席故居。“”七九[八〇]年五月摄于桂林广西师院,即独秀峰下。方良同学存念。八二、七月。

先生给我的回信

皎月:不掩群星灿烂———退休之后忆大学时代之三 - 东发大队知青 - 东发大队知青

 

:”感人只有孺子,总以涓滴为天。请君奋斗下去,当審人类人间。这不是批语而是心里话。我已提出退休申请的初文,自当坚持下去。占坑不拉屎;(这是瞎话)占坑拉稀屎,(如像现在)其为占坑则一也。何况又有退休条例在!耑复,请好好学马列毛!周齐 九一八、八二。

先生的信封

皎月:不掩群星灿烂———退休之后忆大学时代之三 - 东发大队知青 - 东发大队知青

 

皎月:不掩群星灿烂———退休之后忆大学时代之三 - 东发大队知青 - 东发大队知青

 
 



是用毛笔写的,亦是宝墨。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