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发大队知青

 
 
 

日志

 
 

涉世未深称呼难-------会友季忆旧之四  

2015-09-22 15:30:05|  分类: 插队生活追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插友聚会难免抖一点当年的囧事。说到刚到生产队之时,与老社员打交道的头一件难事是什么?不少知青认同是“称呼难”。

我们这一批69届“初中毕业生”到农村去的时候,绝大多数人当年是17周岁,且从未离家远行,几乎与人打交道的经验。在家时,见到熟识的长辈,自然懂得称呼;偶遇难得一见的长辈,自有家长指点,或打马虎眼点个头混混过去;与同辈交往,则不在话下。可是,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里,如何与人打交道,特别是思想上希望主动交往的时候,要先开口喊人,使对方接受,必须称呼得当。道理懂,但实践起来不容易,要有一个过程;而且因人而异,有的知青来得快,有的则面薄口难开。所以,回忆起来颇有一些趣事。

乍到那里,见人喊“老大爷”,不少人吃了亏。话说当时已是阳历三月下旬,可那里还是寒冷季节,与老少社员又不熟悉,在户外见到戴着大帽子,满脸白胡子的人,一些知青就会客气地喊一声“老大爷”。实际上错喊了一批人。W君是回乡知青,当年不过廿岁出头,个头高大,脸黑,浓眉,戴顶皮帽,寒气与呼气形成白霜满面,多次被知青称为“老大爷”。他总是含糊地应一声,却在以后的日子里,总是与喊他的知青打趣。L君也是知青,他那批知青要比第二批知青早四个多月,却已经“与贫下中农打成一片”了,胡子拉碴的,也是一脸白霜,赚得新来的知青热情地喊他“老大爷”,他不敢应,连忙用上海土话回应:“晒是上海宁”。

错喊“老大爷”是小事,至多是日后的笑资,对方不至于不领情。另有一些错喊,则有副作用。比如,知青听到老乡之间有喊“伙计”的,也学样叫人“伙计”,大有碰钉子的。本来是热情地打招呼,主动打交道,却遭到冷淡甚至训斥。原来这个“伙计”不是随便喊的。那个W君有位哥哥,有些老乡喊他“张三”(“狼”的土话),有位知青也这样叫他,不料他竟撩起胳膊要打人。W家不姓张,只有兄弟俩,“张三”不是排行,只是绰号。长辈或熟识同辈与该人打趣,叫叫罢了,一个外乡小孩也这样叫,他就不干了。

的确,有些涉世未深知青的不当称呼,没有得到好报,从而打击其“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热情。但不成问题,有坚定意志的知青还是凭着一腔热情,积极地交往“贫下中农”,较快地学到当地风俗习惯以及各种与人打交道的称谓,久而久之,人头混熟了,交情有了,再喊几声“伙计”、甚至“张三”,也不至于遭白眼了。

再说那位“老大爷”W君,可是生产队的大人物,年纪青青就当上了生产大队革委会主任(即大队长),在1970年的第一批“整党运动”中,加入党组织,带领社员们“学大寨”,业绩很不错,当年的工分值名列全公社第一,第二年更上一层楼,享誉全县。第四年,W君上学去了,留下一个当时来看极其富裕的村子,交给知青代表人物接管。如今,在网上查查,W君是国内某一业界的领军人物之一。本村的知青对W君是想念加尊敬。

写道这里,可以理解当下年轻人在社会上,面对形形色色的交往者如何称谓,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涉世未深称呼难-------会友季忆旧之四 - 东发大队知青 - 东发大队知青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